主页 > 专业互联 >世界上最可怕的魔是「佛魔」 >

世界上最可怕的魔是「佛魔」

2020-06-15 714views

南怀瑾:世界上最可怕的魔是「佛魔」

    如今社会,许多人学佛却反而学的一身「佛气」。如南怀瑾先生所说,真正的大乘道是不用装成学道的样子的。且听听南老如何开示学佛之路。

  就像我说许多学佛的人,一脸佛相,满口佛话。有同学讲电话,跟对方说要「供养」什幺东西,我在一旁听了就骂,讲什幺「供养」,讲把东西给了人就是了嘛,偏要用「供养」,为什幺满口佛话。学佛久了以后,讲起话来就用另外一套术语,这就是学佛不通。

  大乘菩萨学通了的,嘴里没有这些术语。什幺「般若」、「供养」、「布施」、「因缘」都是术语,你跟不懂的人就不能用这套,要用普通的话来讲。很多朋友对我说,来这里跟你聊聊很好玩,可是你那些学生不正常。我说,对!这些学生不正常,满口佛话,一身佛气,非要作个庄严的样子出来不可,多讨厌!所以社会常看我们这一群人是疯子。

  学了佛法容易被法困住的,任何一行干久了就有职业病。像我当老师当久了,就爱骂人了,看人都不对劲。我一出去到外面就随和得很,像前一次,人家一定要请我吃饭,还请了教育部的次长作陪。吃完了饭,这位次长对我说,「老师啊!我 学了个东西,你终席没有喝过一杯酒,没有吃过一点东西,没有说过一句话。」人家敬酒我也要举杯作个样子,每一道菜我也沾一点就放下了,人家说什幺我就说 「好,好,是啊,是呀,谢谢」。我决不会像你们一样,摆个道貌岸然的死相,犯职业病。人家恭维我世界闻名,我就说没这回事。说我学问好,我就说我是跑江湖 的。说我懂禅,我就说「我只懂馋,来来来,快吃,快吃」。

  我一再说,学佛是学解脱,学道是学逍遥, 结果很多学佛的人既不解脱又不逍遥。维摩居士告诉我们要解脱要逍遥,怕你被法困住了,所以他跟着说,「此法想者,亦是颠倒,颠倒者,即是大患,我应离 之」,你学佛学得满嘴佛话,满脸佛气,那就是众生颠倒。本来好好一个人,又油漆上这幺多东西。人生已经被很多绳子捆起来了,结果想解脱这些绳子,又到解脱 绳店里买了些绳子,菠菜(般若)啊,金菇(真如)啊,再往自己身上捆。所以说:法想也不对,法想也是颠倒。一念颠倒就是大毛病,还是要丢离。

  真正的大乘道不用装学道的样子——《维摩诘和花雨满天》

  像有些年轻人一来就要行跪拜礼,你有恭敬心一进门就看出来了,打个招呼就好了嘛!不 须要来这个,害我还得跪着还礼。你规规矩矩学佛,好过跟我磕头。你成了佛我还来拜你。我一辈子不受人跪拜,因为我受八关斋戒,不坐高广大床,这都是沙弥 戒、比丘戒的基本,不坐上位。我讲经白衣升座已是不应该了,所以我一定摆个佛像在前面。你们是拜佛不是拜我,这样一来有人来磕头我也不在乎了。

   《维摩诘经》没有一点形式主义的味道,真正大乘道不用装起那个学道的样子,有的人一脸佛相,满口佛话,一身佛气,进了房间把空气都染污了,我最怕这种 人。当然不只佛教徒如此,我看到这样的基督徒同样害怕。有一次有辆基督教的宣传车开到我家门口,讲了两个钟头还不停,我已经忍辱波罗蜜吃了好几个了,只好 写张条子递出去,上面说:上帝曰不要骚扰别人的安宁。他看了只好把车开走了。人家问我递了什幺条子,我说是道教张天师画的符,只有他懂我懂。所以,不要搞 这幺多形式,反而引人反感。

正复为奇,善复为妖——《老子他说》

  「其无正」,不要太正了,正到了极点,岂不就歪了吗?这也就是不要矫枉过正的意思。过正就是过分,就是会歪了。为什幺做人不要做得太正呢?「正复为奇,善复为妖」,一个东西偏了,要把它扶正,扶得过分了,又偏向了另一边。

   假如一定说打坐、学佛、学道,清净无为就是好的,可是许多年轻人,一天到晚跑寺庙,学佛打坐,而事实上,他们一点也不清净,一点也不无为,更谈不到空。 那是自找麻烦,把腿子也搞坏了,不但佛没有学好,道没有学好,连做人也没有做好,学得稀奇古怪。这就是「正复为奇」,学正道学成了神经,就糟了。

  「善复为妖」,人相信宗教本来是好事,信得过度了,反而是问题。所以我的老师、禅宗大师盐亭老人袁焕仙先生就说过,世间任何魔都不可怕,只有一个魔最可怕,就是「佛魔」。有的人看起来一脸的佛样,一身的佛气,一开口就是佛言佛语,这最可怕,所以不要轻易去碰这些人。

  袁老师说这些话是什幺道理?意思就是「正复为奇,善复为妖」,凡事太过就错了。过与不及都是毛病。不聪明固然不好,而聪明太过的人,那属于「善复为妖」,就变成妖怪了。

  空是非常洒脱,非常自在,是大自在——《现代学佛者修证对话》

  没有分别心,不管是上座还是下座,随时都在一念清净中。在这个三摩地的境界,就连定境都是空的。所谓空,没有一个空相,一切无相。在这样的境界中,智慧进步当然很快。但是,人人晓得讲,个个做不到。哎呀,老师啊,我就是空不了。这一句话,已经着空相了。

  一般人以为,「空」就是把那些杂念分别都去掉,另外有一个空出现。那还是空吗?那是一塌糊涂的有!所以我常讲,我最讨厌一般学佛的人,一脸的「佛相」,满身的「佛气」,满嘴的「佛话」,听了就讨厌。本来给你讲空嘛,你这样摆一副修行的样子,早就空不了了。空是非常洒脱,非常自在,是大自在。

  人都没做好,不要谈佛了——《准提法开示》

  大家学佛要注意:一个真正学佛的人要很平凡、很平常,不要做怪,不要一脸佛气、满口佛话,一身都是佛油子的味道。我叫这种人是「油子」,变成老油条,何苦呢?

  所以,和许多同学见面,我说:「不要来这一套」,见面打一声招呼已经很好了,非要这个样子干什幺呢?这个「合掌」就是手印,你真正进了道场就应该这样。进了佛堂,你说:「喂,菩萨你好呀!」那又不对了,要规规矩矩合个掌。你到了普通的场合,例如正在马路上或者高速公路上驾车,在很急的时候你还一边「阿弥陀佛」一边合掌,砰!撞到了,何必合掌呢?

  所以真正学佛先要学做人,人都没做好,不要谈佛了。人是很平凡的,不要奇特。

真正的佛法不在「文诠」——《宗镜录略讲》

  禅宗丢开一切名词,那幺要怎幺办到?佛法叫「内证」,回转来反照自己。「内证之法,岂在文诠」,文字上找不到的,文字语言只是表达了「这个」给你看,你懂了文字,要丢开文字。

  我经常说一般人学佛,别的没学到,满口佛话,一脸佛气。唉呀!那个味道真难受,变得每一根神经、肌肉都跳出来的佛法,你看那怎幺受得了!搞久了变成什幺?佛油子,把佛法当口头禅就完了!真正的佛法不在「文诠」。

  什幺叫法性之所拘执?——《如何修证佛法》

  什幺叫法性之所拘执?禅宗的书,密宗的书,这些佛学的书看多了,那些理论就把你抓住了,满脑子佛学,满口佛活,一身的佛油气,佛魔,就是弥勒菩萨的这句话,法性之所拘执。

  结果心念专一做不到,静不下来,根本达不到心一境性,这些不属于善,不能调和心境。诸如此类等等,必须自己作研究。

  平实就是道,平实就是佛法——《圆觉经略说》

  「觉碍为碍而不自在」,自己总觉得自己觉悟了,看别人总觉得不对劲。等于刚刚学佛的人。一看到人就合掌了,然后满口佛话,见人就问你吃不吃素呀?没有吃素!唉唷!阿弥陀佛!好像不吃素就罪大恶极似的,这个也不对,那个也不对。我平常最怕碰到这种人,令我毛骨悚然。

  什幺叫解脱?不 要以觉碍为碍,那就得自在了。学道而没有道的味道,觉得自己非常平凡,即使成了佛也很平实,你看在《金刚经》里,释迦牟尼佛也跟大家一起去化缘吃饭,吃完 饭,收衣钵,自己还去洗碗,把衣服折叠好,然后洗洗脚,敷座而坐,把座位上的灰尘擦一擦,这就是释迦牟尼佛的行经,多平实。

  千万记住,平实就是道,平实就是佛法,千万不要把自己搞得一身佛气,怪里怪气的,弄得与平常人不一样,那就不平实,那就有点入魔了。

下面又有一则故事说明佛魔的起源

世界上最可怕的魔是「佛魔」  

释迦牟尼佛与魔王波旬的对话 (我们正处于末法时期)

故事里是释迦牟尼佛与魔王波旬的对话,发人省思,请大家参考。

本师释迦牟尼佛在世,讲经说法四十九年,应得度者皆得度。魔王波旬看到释迦牟尼佛度了很多人,心里很不舒服,他来见佛,请佛赶快涅磐:「你度了那幺多人了,可以涅磐了。」佛祖觉察到自己与娑婆众生的缘分已到,就答应了波旬的请求。

魔王波旬说:「你涅磐后,我一定要破坏你的佛法。」

佛说:「佛法是正法,没有任何力量能破坏。」

魔王波旬说:「呵呵,正义永存,邪恶也不会消失。你在世时也不是人人都信仰你,我的徒子徒孙不也很多吗?人性本恶,学坏容易学好难。你入灭之后,信仰你的人会越来越少,信仰我的人会越来越多。」

佛说:「你破坏我的佛法对你没好处。佛光是普照之光,照耀着善良的人,也照耀着邪恶如你之人。如果正法时代一旦结束,你的福报也就完了,等待你的就是无间地狱,你会在地狱中受无量种种苦。」

魔王波旬:「我知道佛祖是不说谎的,但是,佛祖你也知道命由心造。我会设法避免地狱之苦的。」

佛说:「多行不义必自毙,哪里能避免得了!」

魔王波旬:「圣人无常心,以百姓心为心。波旬亦无常心,以百姓心为心。在顺应百姓方面,佛祖你是比不上我的。你戒律森严,极力强调贪慾的危害,教人远离贪慾。而我顺应百姓的慾望,满足百姓的慾望。众生没有贪慾那里有我波旬?」

佛说:「我有佛经留世。」

魔王波旬:「经典是死文字,要教化众生,还是需要人来解释。」

佛说:「我有僧宝留世。」

魔王波旬:「你要教化众生得引进新人吧。你老人家不会拒绝我的弟子接受你的教诲吧。」

佛说:「不会。」

魔王波旬说:「到你末法时期,我叫我的徒子徒孙混入你的僧宝内,穿你的袈裟,破坏你的佛法。他们曲解你的经典,破坏你的戒律,以达到我今天武力不能达到的目的……」

佛祖听了魔王的话,久久无语,不一会,两行热泪缓缓流了下来。

魔王见此,率众狂笑而去。

佛对波旬说:「末法时,我将率弟子脱掉袈纱走出寺庙,一世修成!!!」

另外有文记载!某时释迦牟尼在天宫说法,当时有大魔王名「潶泷」又叫「波旬」也于众中听讲,之后他起立对释迦说:「我要坏你佛法」。本师答:「我法是正法,你坏不能」。

潶泷继说:「等到末法时期,你法运衰时,我让我的魔子魔孙统统穿上袈纱,走进寺庙,坏你佛法」。

本师泪下...... 本师泪下...... 本师泪下......良久后,释迦坚定地说:「那时我将率领我的弟子,脱掉袈纱走出寺庙,而且一世修成!!!」

相关文章